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5个月前 (03-20) 70

洗手这件事够简单了吧,但人类付出了血的代价,牺牲了无数产妇才明白这个简单的知识。

生物学家在17世纪就发现了微生物的存在,但足足用了200年时间才将微生物的种类和大小进行分类。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到了19世纪,科学家甚至不知道细菌和病毒能够致病,这些微生物在科学家眼里仅被认为是体积更小的生物而已,从没想过微生物还会对人类有害。这时消毒的概念也并未出现,医院里进行手术的器材都是直接拿抹布擦干净就行,这就导致患者之间交叉感染。一场小的开刀手术,伤口感染是家常便饭,每个伤口都要化脓才能愈合,医院里也弥散着这种腐臭味,那些截肢手术的患者死亡率高达50%,很多都是被细菌感染死亡的。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当时的医生对微生物的危害浑然不知,很多疾病都是从表面医治的,例如手臂上有一个红肿发炎的硬块,医生就认为是血流不通畅堵塞导致的,拿刀割一个小口放点血就行了;截肢患者被细菌感染死亡,医生会认为是截肢过程中失血过多,引起器官功能衰竭导致的死亡。

细菌和病毒从没有付过任何责任。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当时的妇产科是医院中死亡率相当高的科室,即便是全国最好的妇产科,10名产妇中平均也会有3名产妇死亡,可谓名副其实的死亡科室。产妇宁愿在家中分娩都不愿意去医院。

这些死亡的产妇大多都是被一种叫产褥热的疾病夺去生命的,产褥热是产妇在分娩后被细菌感染生殖器所引起的。当时医生并没有细菌致病的概念,医生在解剖产妇尸体时经常会发现白色的液体,在医生看来产妇死亡是因为分娩时惊吓过度,身体虚弱导致的死亡。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直到1846年,局势发生了改变,医学博士毕业的维斯进入了维也纳总医院的妇产科,当起了一名妇产科医生,他在工作半年后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。

维斯所在的妇产科有两个诊所,第一诊所和第二诊所,第一诊所是高学历高素质的医学院毕业生,第二诊所是培训出来的助产士。按照道理,肯定是第一诊所产妇的死亡率低,但实际情况是,第一诊所产妇的死亡率是第二诊所的4倍!根据维基百科的数据显示:1846年,第一诊所有4010名产妇分娩,459人死亡,死亡率11.45%;第二诊所有3754名产妇分娩,105人死亡,死亡率2.80%!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维斯非常疑惑,医院用的医疗器材工具和设备都是一样的,协助产妇分娩并没有很高的技术含量,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?维斯让第一诊所的室内环境和第二诊所保持一致,但第一诊所的死亡率并没有什么变化,依旧是非常高。

这时发生了一件事,维斯的好友在一次解剖中不幸被划伤死亡,但死亡的状态和产妇患产褥热死亡状态是一样的!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维斯这才明白过来,尸体上肯定有某种看不见的致命因子,维斯查阅了医院的历史资料发现,1822年维也纳总医院开始允许学生解剖尸体,恰巧这一年,医院的产褥热死亡率飙升。

第一诊所的医学院学生经常会参与解剖尸体,所以他们的手上存在致命因子,而第二诊所都是助产士,没有参与解剖,所以他们手上不存在致命因子,这就是第一诊所死亡率高的根本原因!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维斯立即让所有人洗手后再帮助产妇分娩,没想到在3个月的时间内,维也纳总医院的月产褥热死亡率,由18%降低到了2%。

洗手,也成为了非常简单,却让人类付出血的代价的简单知识。

维斯很快就写了《产褥热的原因、概念及其预防》一书,书中揭露了19世纪产褥热导致产妇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医生不干净的双手。没想到维斯的一番好意,却遭到了医学界的打压,因为医学界承认自己的错误就相当于承认医生是屠夫,是医生杀死了产妇。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,维斯的著作被人认为是笑话,遭到了同行的排挤,连工作也被辞退了,一度患上抑郁症想自杀,最后死在了精神病医院。

维斯死后不久,英国外科医生李斯特用苯酚溶液浸泡手术器具,并提倡无菌手术室,为外科手术奠定了消毒基础,李斯特的成功也为维斯洗刷了冤屈。

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

时至今日,维也纳的中心广场上,竖起了维斯的雕像,底下是一名产妇和几名婴儿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

原文地址:“洗手”这个动作,是牺牲了无数生命才弄懂的简单知识发布于5个月前 (03-20)
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月经量少